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www.221451.com >   正文

医生高空吸尿救人:各国航班必备急救设备都有啥?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19-12-01

  30000英尺高空上跪地为严重尿潴留老人口吸导尿,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张红这几天红了。这是19日发生在从广州飞往纽约的南航CZ399航班上,当下事件的热度仍在持续。有网友提出疑问,为什么还要用最最原始的方式来进行尿潴留的排空?如果飞机上有了导尿管,就能避免这种华山一条路的状况,及时帮助到老人。

  飞机上是否必须配备带有导尿管的医疗箱呢?南都记者梳理发现,为应对空中突发状况,紧急医疗包成为欧洲飞机的客舱“标配”,美国国会确立的法案则要求为每架飞机配备一个AED(自动体外除颤器)和EMK(紧急医疗包)。

  相比于欧美,我国航空医疗急救体系处于不断完善的阶段,民航局2017年颁布的《大型飞机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明确规定,机载应急医疗设备应包括急救箱、应急医疗箱、卫生防疫包。同时,2016年南航率先发起“机上医疗志愿者计划”、2017年东航启动“东航空中医疗专家”项目……国内航司为提高机组的应急援救能力也在努力创新。

  中国民用航空局于2017年颁布《大型飞机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CCAR-121-R5) ,明确规定了机载应急医疗设备和训练的要求。

  其中提到,一、载客飞机上配备下列应急医疗设备:急救箱、应急医疗箱、卫生防疫包。二、机组成员处置飞行中紧急医学事件的训练应当包括下列内容:遇有紧急医学事件时的处置程序,包括机组成员之间的协调;应急医疗设备的存放位置、功能和使用方法;急救箱、应急医疗箱和卫生防疫包内物品和药品的用途及使用方法;每一客舱乘务员还应训练:心肺复苏和隔离消毒等知识和操作、至少每24个月进行一次复训,包括心肺复苏的操作练习。但机组成员实际操练和复训不需要达到或者相当于专业急救人员的水平。

  (1)每架飞机在载客飞行中所配的每只急救箱内至少配备以下医疗用品:绷带、敷料(纱布)、三角巾、胶布、动脉止血带、外用烧伤药膏、手臂夹板、腿部夹板、医用剪刀、医用橡胶手套、皮肤消毒剂及消毒棉、单向活瓣嘴对嘴复苏面罩、急救箱手册(含物品清单)、事件记录本或机上应急事件报告单

  (2)每架飞机在载客飞行时应当至少配备一只应急医疗箱。每只应急医疗箱内应当至少配备以下药品和物品:血压计、听诊器、口咽气道(三种规格)、静脉止血带、脐带夹、医用口罩、医用橡胶手套、皮肤消毒剂、消毒棉签(球)、体温计(非水银式)、注射器、0.9%氯化钠、1:1000肾上腺素单次用量安瓿、盐酸苯海拉明注射液、片、醋酸基水杨酸(阿司匹林)口服片、应急医疗箱手册(含药品和物品清单)、事件记录本或机上应急事件报告单

  此外,还包括“每架飞机在载客飞行中所配卫生防疫包的数量不得少于每100个旅客座位1个(100座以内配1个)”。每个卫生防疫包应当配备以下药品和物品:液体、排泄物消毒凝固剂;表面清理消毒片、皮肤消毒擦拭纸片、医用口罩和眼罩、医用橡胶手套、防渗透橡胶(塑料)围裙、大块吸水纸(毛)巾、便携拾物铲、生物有害物专用垃圾袋、物品清单和使用说明书、事件记录本或机上应急事件报告单。

  也就是说,在国内现行民航规则里并没有对“导尿管”或者“导尿包”做出具体的配备要求。

  国外航空紧急医疗配备情况又是如何?根据欧洲联合航空局法规表明,如果计划路线的任何一个点预计可提供合理医疗援助机场的飞行时间超过1小时,大于30座的飞机必须携带紧急医疗包,机长应该确保合格的医生、护士或者同等资格的人员以外,4399小游戏论坛在哪?。不能给予药品。

  美国国会确立的《航空医疗救助法案(AMAA)》要求美国商业航空公司为每架飞机配备一个AED(自动体外除颤器)和EMK(紧急医疗包)。另外美国航天医学协会和美国航空运输医药委员会建议紧急医疗配件,包括听诊器、口罩、注射器等药物。每次飞行前,乘务员都要检查急救包是否密封或者用完。航空公司每年对机组人员进行医疗急救培训,包括熟悉急救包内容、常见急救手段例如心肺复苏等,并由卫生部门把关培训质量。

  另外,FAA医疗手册中明确规定机组人员必须熟知预防医学、职业健康、旅行医学、临床医学、流行病学研究等内容。除此之外,FAA还鼓励机上乘客中医务人员为患者提供医疗救助,《美国航空医疗救助法案》规定,任何人都无需为在航空飞行途中给紧急医疗救护的乘客提供帮助造成的后果负责。除非此人出现特别重大的过失或者违规操作。同时,美国注重对航空医疗救护进行安全演练,对指挥系统、部门协调、资源调度、通信系统、装备能力等环节进行评估。

  具体到,在国外飞机上是否有导尿管的配备呢?“资深机长陈建国”在其个人公号上亦提及,在IATA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推荐的文件里,没有导尿管的要求。

  “国际民航组织ICAO的推荐指导是需要配备导尿管的,可以作为航空公司制定自己手册的指导文件,但不是强制性要求,对于航空公司配备医疗用品和物品的要求是由所属民航当局的规章规定的。低于所属民航当局的规定是不合规的,但是超出所属民航当局的规定的要求并非是强制的。不是每架飞机上都必须配导尿管、AED。所以涉事的航空公司飞机上不配导尿管也是符合中国民航规章规定的。”

  其还举了个AED的例子,很多国家民航规章有这个要求,比如日本,机上需要配备AED。但中国民航并没有要求,而ICAO的文件要求则是留给航空公司自己安全评估后自行决定。

  在救人事件报道之后,医疗自媒体“丁香园”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这背后,掩盖了航空公司航班内急救物品严重不足的问题。”医疗急救领域大V“急诊夜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王西富医生在自己的公号上也提到,“目前国内航空急救包估计可以吸氧装置、有体温计血压计听诊器,有止血包扎辅料,有止痛退热药以及类,有输液液体,其他估计就是空白了。”

  “真正紧急事件发生,例如心脏骤停(需要除颤器AED)、急产(需要产包)、急性尿潴留(需要导尿管),这些国内航空公司都是没有的。而这些都是真要命的。”王西富表示,也许会有人说,这些专业的设备,乘务员也不会用。但实际上,很多时候,我们需要配置,可以提供给旅客中的医护人员使用,甚至也可以在地面专业团队的指导下使用。

  同时,网友们纷纷跟帖发表意见。一名称自己曾经是医生,现在是飞行员的网友道出其中缘由,从公司层面讲,在飞机上增加医疗配置,可能会增加运行成本、改变机舱格局,还需要重新审定,也意味着人员及培训等系列的变化。“提议虽好,但需要很多相关部门的配合,并非那么容易。”

  针对质疑,参与导尿救人的另一位医生——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主任肖占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航空公司不可能在飞机上开个诊所,把医疗器材都备全,飞机上的机务人员已经做得很好很到位了。“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航空公司的本职工作就是把客人安全正点的送到目的地,要求他们在急救医疗箱中准备导尿管这种东西是不现实的,也不可能。”

  肖占祥还提到,如果张医生不吸尿救人的话,会拿小注射器一点一点抽,“但小注射器抽的和嘴巴吸的感觉还是两样的。”可能小注射器还是抽不出来,最佳方案还是他们两个配合的这种方案。

  为应对紧急情况,山东航空每架飞机上都配备了1个应急医疗箱、2个急救箱和2个航空卫生防疫包。医疗用品及工具共39类,其中急救箱12类,应急医疗箱15类,防疫包12类。因为不同药品、工具的保质期不同,长则三年、短则半年,综合保障部的航卫中心员工需要进行建档、查询、采购及定期更换。

  2016年8月,南航在中国民航业率先发起“机上医疗志愿者计划”,招募具有执业资格的医护人员,建立志愿者档案,在志愿者乘坐南航航班航行时,会在系统里有一个标识,遇到有旅客突发疾病,乘务员就可以很快地找到志愿者协助。

  截至2018年11月30日,在册南航机上医疗志愿者已达4194名,志愿者累计出行32537人次,年人均出行约3.2次,协助南航守护了28327个航班的旅客出行安全。其中有185位志愿者参与了机上医疗急救(含参与机上救助后邀约加入)。为此,南航也送出超过320万里程作为答谢。

  2017年,东航与上海医师志愿者联盟签署共建合作协议,正式启动“东航空中医疗专家”项目。到目前已有近800名医疗专家加入,覆盖上海全部三甲医院及国内多家著名三甲医院各学科领域。加入的都是高年资主治医生,可应对各种常见病的紧急救助。

  每名专家上飞机时都戴有特殊标识,一旦飞行途中有突发状况,东航乘务人员能够自主识别联络航班上的医疗专家,第一时间开展专业的救护工作,为挽救生命争取黄金时间。据统计,在该项目启动仅一年的时间里,受聘的“空中医疗专家”在乘坐东航班机期间完成了近4000次空中义务值班。9名医生共完成9起空中救助事件以及3起远程病症诊断。

  2018年4月18日,东航联合上海医师志愿者联盟及民航业内专家合作编写并正式发布《空中医疗急救手册》。这本手册开创了中国民航空中救助的先河,涵盖9大章28个急救场景11个急救案例,并提示了特殊人群注意事项及常见急救技术指导,为空中医疗急救提供了详细指南。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